谋定而后动

Just Do It

如何成为一个专家

这篇文章是我翻译过来的。括号中的是原文没有的,因为我觉得原文照翻意境不对,所以加了些。查看原文 正文: 业余者和专家之间的唯一区别,就是对于事业的奉献精神。你以为我说的是天才吗?(只要奉献就是可以了吗?)其实,只要我们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,我们都是天才,或者几乎都是。(不相信我?)至少,那些研究大脑的家伙是这么说的。(撇开这些不谈,)其实最重要的是,(如果你想成为一个专家,)在任何时候开始都不算太晚。

严肃点。很多人认为,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在年轻的时候开始做,而没有机会成为(他们梦想中的目标,比如)一位音乐家,或者高尔夫球大师,或者是象棋大师。(你认为这些人做不到,)是因为他们缺乏先天的才能吗?这样想的人基本上都错了。根据大脑科学家们的说法,只要一个人不是身体上有残缺(盲人等),那么他们在某一个方面,至少能有世界级的成就,或者至少能成为顶级专家。很显然,天赋,或者基因优势,都不是他们(指成为顶尖大师的人)的必要因素。(这些因素)至少不是像我们普通人经常想象的那样。很显然,一个出众的人(superior performer)很可能所具备的天赋就是专注、奉献和一点点想要变得更好的欲望,而不是天生就有的音乐、数学或者下棋的天赋。在理论上,任何一个人,做一件非固定的、需要进步的事情(getting better),那这个人将会取得越来越多的进步。

或许,那些有“天赋的艺术家”仅仅是花费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去联系、实践而已。或者,他们做这些事情都是自发的去做的(被逼的话,十年八年也出不了什么成绩吧)。Dr. K. Anders Ericsson,佛罗里达大学的心理学教授,花费了20多年的时间研究天才、神童以及那些很出色的人。Richard Restak 在他自己的书《The New Brain 》中引用Erricsson的话:“对于那些有成就的人(还是 superior performer)来说,他们不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做一样的事情,而是通晓自己能力(performance 工作?)的方方面面来取得更大的进步。他们每次练习(或者实践,可以理解为工作)的时候,他们都想着比上一次做的更好。”

所以,问题的关键不是我们花多长时间去做,而是怎么去做。基本上,这些可以归结于:

我们中的很多人只是想做一些我们善于做的事情,而忽略了那些我们需要努力去做的事情。我们就因此而一直处于平庸,业余的状态。

研究表明,如果我们愿意花费更多时间去做一些不那么有趣的事情的话,我们就会变得更好。(we could become good. Great. Potentially brilliant.?)我们需要一种“想要成为大师的冲动”,就像 Restak 所指的那样。那种想成为大师的渴望,让那些潜在的专家们(潜力股)专注于工作(performance)的一些很容易让人忽略的细节上,并且永不知足。只要还有进步的空间,他们就会一直专注在这些枯燥的事情之上。Restak ,引用了被公认是20世纪世界前5的高尔夫球专家Sam Snead的话,说:

“我知道,站在练习发球点上折断你的高尔夫球棒,比练习击球落地(chip and ptch)或者在风沙扑面的情况下练习击球要有意思的多。但是,最重要的是,那就是你原以为你的成功付出多少。”

有太多的大脑研究是关于这个话题的,当然,我只是粗略的提到了其中一些有意思的地方(highlights)。研究人员很容易的进行核磁共振和PET扫描让一些新的研究成为可能。我小小的延伸一下,这个世界里有些在下棋,或者小提琴,或者数学,或者编程,或者高尔夫等方面可以做的最(强调最!)好,你可能确实需要一些很特殊的基因(才能达到这种成就)。但是,那些都是最!好的。研究人员表示,无论是什么特别的能力(sauce?),在让那些成为世界第一的人的因素中,只占有小小的1%权重。我们其余的这些普通人–没有那特殊能力的人–仍有可能成为世界级的专家,至少是国家级的。当然前提是我们愿意花费时间,并且采取了正确的方法在执行。

然而对于那些有这种热情的人来说有两个瓶颈要过,第一个是入门瓶颈,第二个是全身心的投入。(不是很懂英文原文的意思,原文是 suck threshold and kick-ass threshold)。你一般都会陷入上图中的三个分类中的一个:专家,业余者,门外汉。门外汉就是那些,还处于不懂的状态的时候,认为不值得再继续的人。他们很快就放弃了。(如果你处于这种状态下,)你认为那件事值你可以做得来吗?你计算过你的得失吗?

但是,最麻烦的–也是我们最有自主权的时候–是那些满足于现状的业余者。“是的,我知道有更好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,但是我已经知道如何做了[低效率,不专业(not powerful)],并且我一直这么做下去更容易些。” 换句话说,他们过了入门的瓶颈,但是他们不想学习新的技巧和能力。他们不想继续专研了。但那就意味着他们永远都不可能突破专家这个瓶颈。他们没有机会来更深入的了解他们所做的事情。图中的能力曲线越上升,人的经验也就越多。

(下面这段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,看不懂可以看英文原文)

我们能让那些想成为专家的人能够更好的坚持下去么?记住,变得更好这件事本身就让你在往好的方向改变。无论你是变得更快乐,更满意,或者更有经验,这都能让你做事情更加熟练。这些,就是我们可以为他人所做的。(此段意思可能是,如果你想帮助他人,但是苦于你不够专业,你可以让他们更快乐等等,让他们对于工作更加顺手)

哦,差点忘了,关于任何时候做都不算太迟这件事……我们中的很多人都与奥林匹克滑冰金牌无缘了。对于我打篮球来说,我上场5分4秒之后,我就觉得我的篮球生涯无望了。但是,请注意,演员Geena Davis在她40岁的时候,离奥运准赛结束不到3年的年龄,才开始练习箭术,但是她差点就进入了美国奥林匹克箭术队。

如果那些研究神经的科学家们是对的话,你可以通过学习(别整天憋在小屋子里)来产生新的脑细胞 – 差不多任何年龄都可以。想一想吧,如果你今天30岁了,如果你明天开始练习弹吉他,你将花费20年的时间弹吉他直到你50岁。那时你就可以弹得非常不错了(kick some serious guitar butt)。假如你今天都已经50岁了,毫无疑问你可以在你70岁的时候弹的一首好吉他。那你还在等什么?

Comments